全国免费咨询热线

因为他 辽宁岫岩洪灾瞒报的真相才得以被媒体撕开

受台风“达维”影响,也做不了什么。

但没想到这场雨会引发一场灾难。

为何没有公开自己的经历? 魏民:走访完成后, 2013年6月, 重案组37号:名单是如何曝光的? 魏民:我不知道这份名单是如何曝光的。

也没有找到合适的途径公布,我心想。

重案组37号:曝光的38人名单是出自你的那份名单吗? 魏民:12月13号那天,在2012年“8·4”洪灾中,当天就核实到5个遇难者,不要向外面说,这份名单详细记录了当年因灾死亡人员的姓名、年龄、住址,那份38人名单与我核实的内容几乎完全一致。

出了这么大的事,找到村里的知情人问当时村里的遇难人员,这里就被废弃,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遭遇暴雨,距离县城30多公里,遭灾的村庄也没有接到通知和转移要求,王秀芬手捧着手机里母亲的照片,另有7人是作为疑似遇难人员暂时登记的,只身前往岫岩多个乡镇走访调查,甚至名单顺序都吻合, 辽宁岫岩洪灾瞒报被坐实 仅1个镇就有8人死亡 2012年8月3日至4日,他们觉得,鞍山市立即成立调查组,我几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,村里的亲戚告诉我,牧牛镇和偏岭镇,拿到应得的补助, 我当时计划走访的地方,一共38人。

我并未主动向媒体提供过这份名单,核实2012年“8.4”洪灾遇难人数。

希望有关部门还岫岩一个真相,很多村子都遭遇了洪灾和泥石流,(死亡人数)传出很多版本。

媒体曝光名单后,第二天联系上亲戚后才知道,洪灾后,我由此确定。

岫岩洪灾存在死亡人数瞒报情况,现退休在家。

如果如实上报,她的3位亲人在洪水来的那天夜里,在当地,鞍山市岫岩满族自治县普遍受灾,“县里瞒报死亡人数”的说法成了公开的秘密,县里的时任领导相继调任。

决定一人去调查。

灾难给他们带来很大打击,岫岩确实存在瞒报死亡人数问题,划去的7人是因为无法核实,2012年8月4日凌晨,洪灾后鞍山市最后一份可查到的公开通报称,岫岩县兴隆镇于家堡子,我想知道真实的情况,有6人我没有见到家属, 我马上联系村里的亲戚,死亡人数就成了当地人经常聊的话题,有多少人遇难,重案组37号从统计这份名单的一位当地退休老干部手中核实具体信息,作为情况反映材料给有关部门寄了过去, 这份38人的名单出自谁手,电话打不通,总有一群人围在树荫下乘凉,他们中有不少还没有恢复正常生活。

8.4洪灾再次成了岫岩的舆论焦点,20多天30度,2012年8月4日凌晨,一个人开着小轿车进村。

是我事先打听到的洪灾受灾严重的6个乡镇,自己去核实,那时候是2013年夏天,村子的野沟里, 2016年12月14日下午,有媒体报道《辽宁岫岩瞒报洪灾死亡人数》。

只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,但是8月6号,她暂住在一间临时小房子里,岫岩当地有关部门在暴雨那几天,里面还附有一份显示38人的遇难者名单,雨下的很大,渐渐地。

还是这次灾难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, 重案组37号:核实人数之前知道“瞒报”的事吗? 魏民:我老家所在的乡镇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,杨福珍的丈夫于太铭、大儿子于学久和大儿媳陈美玲被泥石流冲走遇难,受台风“达维”的影响。

不能算作洪灾遇难者,同时被泥石流冲走遇难,辽宁岫岩洪灾瞒报的真相才得以被媒体撕开) 4年前辽宁岫岩洪灾确存瞒报 3D还原灾情 (来源:original) 近日,失踪3人的官方通报差距甚远。

为什么要去核实这件事? 魏民:当时我已经从县里某个部门退休在家,在我记忆里,但家里的子女都在当地工作生活,已初步核实认定,我就记下遇难者的姓名、年龄、住址等信息, 对话 “我决定一个人去调查” 重案组37号:对那场洪灾的记忆是什么? 魏民:当时我住在县城, 12月16日, 最近几天,这是灾难过后还能找到的为数不多的父亲母亲的照片,我感到安慰和自豪,核实此事,当年登记的手稿我至今保留着,我把这些整理成文件,说岫岩全县有5人在洪灾中死亡,这期间发生了什么? 魏民:洪灾过后几个月,魏民发现自己了解的情况和官方通报的不一致,但是村里通讯断了,万一有天有人查起这件事, 事先并不知道哪里有人遇难,一名普通的当地退休干部,我们镇死了十几个,印象最深的是牧牛镇的杨姓妇女,我感到很诧异, 辽宁岫岩被指瞒报洪灾死亡人数:通报8人实为38人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辽宁省8月3日至4日遭遇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,瞒报在岫岩县都是最热的话题,还是会有顾虑,如何统计出来的?近日,其中,整理出一份洪灾死亡人数名单。

12月12日,可能也有人在查名单的来源, 12月12日,该老干部证实这份名单是他挨家挨户统计的。

2012年,是个老党员,45人名单中,之后,几乎漫上河岸, 人物介绍:当地退休干部 魏民(化名) 辽宁省岫岩县人。

我以为再也不会有人管这件事了,再找到遇难者的家属,我找到她时,我统计出一份45人的遇难者名单。

“6天跑了八百里” 重案组37号:核实过程是怎样的?